网站首页 >> 租房知识

由作家曹文轩执笔撰文营养

2021-01-15 来源:石家庄租房网

由作家曹文轩执笔撰文,知名画家李璋、潘坚等联手绘画而成的系列图画书日前由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。昨天,曹文轩接受采访时说,小孩在成长过程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阅读环节,那就是图画书,也叫绘本。“它是用来打精神底子的,这些书是大善、大美、大智的集合。这一系列图画书的出版,算是我在此领域的尝试。”此外,他反对成年人放弃教育孩子的义务,“替孩子说话”。

关于新书

缺一不可。推广形成流量 创作绘本是

此次推出的丛书包括五本:《柏林上空的伞》《风哥哥》《发条鼠》《天空的呼唤》《第八号街灯》,每本五万到六万字,均出自曹文轩之手。《柏林上空的伞》讲述的是一把伞随同主人在柏林的奇遇;《风哥哥》讲述了弟弟对去世后变成风的哥哥的思念;《发条鼠》讲述了男孩皮卡和他的一只发条鼠的动人故事;《天空的呼唤》讲述了天鹅点儿与兄弟姐妹之间的情感纠葛;《第八号街灯》以街上第八号街灯的视角,讲述了街灯眼里的老头、狗、老妇人的生存境遇。曹文轩说,这套书中的故事多是在自己经历的基础上虚构而成,比如《柏林上空的伞》,就是在柏林旅游时发生的事。另外,这套丛书为开放性丛书,除了首批推出的五本书外,将来还会推出更多图画书。

对于出版这套丛书的初衷,曹文轩说,他将童书分为两种,一种是打精神底子的,另一种是打完精神底子再看的。“中国儿童的阅读现状是,打精神底子的书我们没有看,那些打完精神底子之后再看的书却被用来打底子,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现象。在我看来,中国小孩在成长过程中省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阅读环节,那就是他们在四五岁时少读了一种东西,这个东西叫图画书,也叫绘本。它就是用来打精神底子的,这些书是大善、大美、大智的集合。”曹文轩说,在美国、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,每个中产阶级家庭的小孩在成长过程中会阅读百余本书。“但在中国,图画书基本靠引进。带动扩大就业国内原创图画书好的不多,因为图画书除了故事,还要有绘画,可中国好的画家都不在图画书这个领域。儿童阅读事关民族未来的质量,作为作家,我觉得有来做这个事,让更多中国儿童能看到原创的绘本。”

关于创作

敏感地观察生活

自198 年发表中篇小说《没有角的牛》至今,曹文轩27年来发表了《草房子》《红瓦》《青铜葵花》等五十余部中长篇小说。在他笔下,村庄总是那么恬静安详,物质匮乏的生活也如诗如画,即便是反面角色内心也没有那么恶。有读者认为曹文轩的作品过于唯美,掩盖了现实生活的恶,是对现实生活的逃避。对此,曹文轩解释说,他不太愿意把这个世界看得太恶,“我也知道这个世界肯定有恶的一面存在,但我始终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坏人。我曾经恨过人,但却很短暂。”

有些作家写作时虚构得不着边际,曹文轩感到不解:“我的《根鸟》《大王书》等偏重虚构,《草房子》《青铜葵花》《天瓢》《红瓦》等则偏重经验,基本人物和故事都有原型。写作固然是现实经验与虚构能力的结合,哪怕是虚构的,我也要写出十足的经验感。让我不解的是,有的作家写了十年二十年,最后竟没有写到他自己的生活,写出的东西跟他的经历八竿子打不着。真不知道这种凌驾于自身生活之上的作品如何能感动自己,打动别人。”曹文轩说,从事创作这么多年,他经常在看似平常的东西后面发现非凡的东西,在看似没有价值的事情后面发现有价值的东西。“这一点我屡试不爽,比如我从我儿子的一声惊叫中发现了其背后的故事,于是创作了《皮卡》。如果你不够敏感,这一个细节就被放过去了。”

关于文学

美比深刻更高明

由于最初是以儿童文学作品进入读者视线,以《红瓦》《草房子》等作品享有盛名,曹文轩被划归儿童文学作家之列。曹文轩不以为然,称他的作品不只给孩子看,也是给成人看的,他也写成人世界的作品,比如《天飘》。[NextPage]

<3621p> 由于被贴上了儿童文学标签,加上一直坚持倡导的“美的力量不亚于思想的力量”的文学观念,曹文轩自认为不是一个主流作家,也不是流行作家,“我的文学见解与整个文学界不是很一致,纬度不太一样。他们更多追求作品的思想深刻性,而我特别在意和讲究审美功能。我认为,美的力量不亚于思想的力量,一个再深刻的思想都可能变为常识,只有一种东西是永远不衰老的,那就是美。美的力量甚至大于思想的力量,它更加持久,更加强大。” 虽然这一观点并没有得到更多人的认可,但曹文轩依然欣慰,“很多作家的作品烟消云散了,我那些作品说不上有多好,起码还活着。这让我很满足。”

曹文轩说,他喜欢托尔斯泰和契诃夫,每当怀疑和孤独袭来时,他就能从他们的作品中找到一种平衡。“他们的作品由许多纬度组成,有悲悯精神,增加了对甲醛和苯的检测有审美功能。让人遗憾的是,文学发展到今天,其他纬度退去了,只剩下所谓的深刻。有谁能证明,深刻一定比美和意境更高明?”

关于童书

反对替儿童说话

面对当前林林总总的儿童读物,曹文轩认为当前的儿童阅读存在着严重的“生态危机”,一方面儿童读物数量在飞速增长,另一方面缺乏审美价值、粗制滥造的儿童读物汹涌而来。更致命的是,许多作家的作品在拼命为儿童读者说话,做这些儿童的代言人。对于这类书,曹文轩深恶痛绝:“我最讨厌那些伪装自己替孩子说话的作品。替孩子说话,大约有两种情况:一个是他真的想替孩子说话,另一个是他替孩子说话带有功利目的,即讨好孩子,让孩子去买他的书。”

曹文轩认为,那些试图替孩子说话的作家忘记了,对孩子而言,作家与小读者之间还有一个基本关系,就是教育者与被教育者的关系,而且这个伦理秩序是不可改变、不可以颠覆的。“当你在说这个说那个的时候,你不要忘了,你是教育者,他是被教育者,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平等是指人权意义上的,但这并不意味着你要放弃你教育他和他被教育的关系。当小孩子自动地把你矮化了的时候,你是很可笑的。你肯定比孩子要高明,因为你在这个世界上走了这么多年,你有丰富的人生经验和存在的经验,你怎么会比小孩子矮,你为什么要矮化自己?”

(:李明达)

莆田白斑疯医院
瑞舒伐他汀钙片长期吃有害吗
大庆牛皮癣治疗医院
TAG:
友情链接
石家庄租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