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> 租房资讯

无垢神域第二十七章霸天刀节能

2020-10-19 来源:石家庄租房网

无垢神域 第二十七章 霸天刀

带着冲动与愤怒的火焰,沧星羽咬牙忍耐下了一切,他知道,没有足够的能力,怒火,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只能选择隐忍下去。

然而,沧星羽不知道的是,慕容集团公司的大小姐,为帮助沧星羽,留下了把柄,股份下跌,依然不再事神风集团的对手,秦家恩有又一次贪恋上了慕容瞳夕的美色,以此施压慕容集团,要求慕容瞳夕相嫁。

被迫无奈的慕容集团,慕容夜,只能同意了这场婚礼,然而,慕容瞳夕宁死不从,最后选择了轻生。

得知一切的沧星羽,失去的最后的理智,最后一道防线也瞬间瓦解,带着仇恨,沧星羽来到了神风集团公司的门口,失去理智的沧星羽,宛如疯狗一般,见到秦家恩上去就是一顿暴打,最后,轻易的被秦家恩的保镖解决。

废弃的双手双脚,被丢弃在了无人问津的巷口中,那天,天空下起的大雨,仿佛为这一切叹息,究竟是人在做,天在看?又是叹息这一切的不公?没人回答沧星羽,而他,也在这场大雨之中,渐渐模糊的意识。

当沧星羽在此睁开双眼的时候,便已经来到了这不知名的世界中,而他看到的,是婴儿般的身体,难道他重生了?带着仇恨的沧星羽,不管是否重生了,唯一留给他的念头是,复仇,为此,沧星羽隐忍二十年,才把婴儿般的身体渐渐养的良好无比。

至于后来为何做采花大盗,并非沧星羽好色,而是受不了这种被命运摆弄的她们,为了不服命运的安排,哪怕做做坏人又何妨?何况沧星羽本领一身,也是这二十年来凭借师父的告知,与各种书籍,对于未知的世界,沧星羽自然是选择先了解,所以,就算惹事,自然也不怕事,再说,沧星羽也没对人家姑娘怎样啊,只是带她们出去看看外边的地方,才谎称他为采花大盗。

然而,经历过一世辉煌而又落魄后的沧星羽,又是如何会不知道,这种被别人踩在脚下是什么感觉呢,留给他的答案就是,如果不够狠,那么,被踩在脚下的人便是他,要么踩别人在脚下,要么别人把你踩在脚下,这就是一世记忆中沧星羽得出的答案,然而,今天的他,却被别人踩在了脚下,叫他如何不感到耻辱?

“咳,咳,咳。”

被打在地上的夙焰,不知何时,已经站了起来,轻轻的咳嗽了几声,额头见还流淌这鲜血,此时的沧星羽,脸上面无表情,有的,只是无尽的杀意。

“我想,就算把你大卸八块,也不会过了吧?”

夙焰轻轻的吐了一口血痰,自言自语的说道,说着,已经来到了放置木箱的地方,眼神微微望向左羽。

“确实有些本事,一般人挨那么几下,估计已经站不稳了。”

左羽脚下依旧踩在沧星羽,眼神微微有些惊讶的看着已经从地面上站起来的夙焰不屑的说道。

夙焰并没有再去管左羽说些什么,只见夙焰轻轻的打开着那一直不曾动用的的木箱,木箱打开的那一瞬间,一股热度扑面袭来。

沧星羽被这扑面而来的热度也是吓了一跳,说实话,这也还是第一次发现夙焰动用这把刀,这不禁令沧星羽好奇微微扬起了头来看。

只见夙焰打开木箱后,轻轻的把那柄大刀慢慢的取了出来,刀身宛如手掌般大小,长度两尺有余,刀柄犹如火焰燃烧般,刀身更是活络一般,流入出一条条入血脉般暗红色,刀在夙焰手掌中,夙焰的气质仿佛变了个人一般。

“噢?原来是知名铸剑师打造过的兵器,难怪会有此力量。”

面对扑面而来的热气,左羽不以为意的说道,也不知道是几分认真,几分调戏。

“公子,那把刀?”

服下安神散的小茹,苍白的表情,也微微缓解了许多,看着夙焰,小茹有些吃力的说道。

“嗯,没错,江湖人称,炎刃,霸天刀夙焰,我也是第一次看见,没想到竟然有如此威力。”

秦思怡看着夙焰,喃喃自语道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夙焰肯本不在意左羽说什么,因为对他来说,现在的这把刀,还太过霸道,所以时间肯本容许不了他分神,双手紧握着霸天刀,面对这左羽直面劈砍过去,整个空间仿佛被摩擦一般,腾升起了火焰。

“好险,好险,真是好可怕呢。”

火焰并没有持续很久,只是在挥刀的一瞬间,摩擦出的热度燃烧了起来,所以,刀落的一瞬间,火焰又平息了,面对着突然的火焰一刀,左羽后跳了几步,表情有些夸张的说道,仿佛就是想惹夙焰生气一般。

左羽的脚离开沧星羽的一瞬间,沧星羽一个侧滚,躲避到了一旁,手按捺处了胸口,虽然他很想上前帮夙焰,可惜,现在的他有心无力,胸口传来的疼痛,令沧星羽呼吸有些困难。

“星羽,你先休息,我来解决这个背信弃义的混蛋。”

夙焰仿佛知道沧星羽在想些什么,没有回头,背对着沧星羽说道。

“背信弃义,喂,喂,喂,麻烦你搞清楚,如果你们配合我说的,也不至于打起来好吗?”

左羽仿佛想给他解释的借口一般,一边躲开夙焰的攻击,一边解释道。

“哼,口头上给予承诺不兑现,如此,不是背信弃义是什么,就你这种人,就该下地狱去忏悔去吧。”

夙焰可不会听左羽任何解释,闷声不吭把他打趴在地上,又对女人动手,还踢飞林峰,虽然那混蛋嘴臭,好歹也是跟夙焰一起的,最重要的,还把一路当做兄弟,处处维护夙焰安危还因此受到重创的沧星羽踩在脚下,叫他如何不动气?

夙焰冷哼了一声,便不再多说,手中,紧握着霸天刀,对着左羽,就是一段乱劈,火焰一次次被摩擦而出。

此时的林峰,也从废墟的残骸中,站了起来,虽然深受重伤,但也还不足以致命,看着在一旁打坐的沧星羽,得知没事,便默默的走到沧星羽身边,盘膝而坐下。

“羽兄,这左羽究竟是何人,先前是在下轻敌了。”

林峰很快恢复了平静,望着夙焰与左羽的打斗,沉声道。

“不此是你,连我也轻敌了啊,没想到,这左羽的体术如此强悍,看来,有必要动真格了。”

沧星羽按捺着胸口的疼痛,沉声道。

“那我们......”

“不碍事,夙焰一时半会儿输不了,我说过,如果他胆敢有一丝丝悔意,就算不死,我也会让他脱一层皮。”

沧星羽知道林峰想说什么,打一个手势,打断了林峰,冷静的看着前方夙焰头也不回说道。

打斗依旧在继续,左羽仿佛有些忌讳夙焰手中的霸天刀,没有进攻之意,而夙焰,愣是一个劲的猛攻,左羽无奈只能躲避。

“还不使出来吗?”

沧星羽看着他们的打斗,嘴中喃喃自语道。

然而,就在这时,左羽动了,左手打有四名人质遇难。法国危情三日牵动全球目光出了一个手势,迅速来到夙焰的后方,脸中微微露出邪魅的笑容,没有人知道,左羽做了什么,只见夙焰刀身砍在一半的空中,停止处了,左羽的左手,微微向后拉起。

沧星羽心神早已开启,空间的一切完全透明化,用玄流气的招式,是躲不过沧星羽的心神的,这时候的沧星羽,终于捕捉到到了左羽的动作,之所以夙焰的刀会停止在空中动弹不得,是因为左羽搞得鬼,心神开启的沧星羽,看到了,一根根宛如线一般,缠绕住了夙焰的刀身,表面看上去,是夙焰一直举着刀停止在了空中,实则是,左羽在周围早已布下了一根根看不见的线,缠绕住了夙焰的刀。

“夙焰,催发你体内的玄流气,引燃霸天刀。”

沧星羽看到了,不代表别人能看到,所以,沧星羽第一时间提醒夙焰道,没错,如果能引燃刀身,所有的一切就都解决了,何况夙焰本身的玄流气就带有热度,引燃霸天刀是容易的事,这就跟黎肖的焚焰剑诀很是相似,虽然发挥不出其威力,但,至少,烧毁那些线,还是很容一点都不醒目。  朋友在门口等我易的。

沧星羽可是从黎肖口中得知左羽的过去,所以,如果说,这世上对噬神天蚕唯一的克星,那便是火焰了,一般火焰无法能做到,但是,融合地心之火的霸天刀,加以夙焰功法的燃烧,对付这些丝线,还是搓搓有余了。

“你这混蛋,果然留你不得。”

左羽仿佛听到了什么威胁的语气,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沧星羽,那邪魅微笑的脸色,露出了愤怒,沉声的说道。

“还真多谢你的夸奖呢,你知道嘛,有很多人恨不得我死呢。我好怕。”

沧星羽模仿着左羽的语气,调侃的说道。

可时间并没有再给左羽回答,夙焰早已催发了玄流气,刀身燃烧起了火焰,能动了,夙焰暗暗感叹的动手,手握着腾升出火的霸天刀,朝着左羽,直劈而去。

缠绕在周围的‘神丝线’在腾升火焰的霸天刀下,忽然失去了光彩,此时的夙焰,然如手握着燃烧烈焰的霸天刀,对着左羽一步步紧逼,丝毫没有放过左羽的意思。

面对夙焰的攻击,左羽也只能一点一点后退,避开要害部分,没办法,火焰是他的克星,在加上左羽长年被关禁于此地几百年之久,不死已经算是运气好了,就算再厉害,多年一动不动的身体,难免都有些生疏,自然跟夙焰硬拼不得。

打斗依旧在继续,在沧星羽看来,他可不认为左羽那么容易便败下阵来,如果左羽没点修为,早已活到今日了,至于修为如何,沧星羽的推测,至少也是玄明之上,随着修为的越高,就算不吃不喝,存在的时间,也是有一定的可能,好比现在的沧星羽,浊息境大圆满,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,至少都可以存活百年,随着修为的时间越长,存在的时间便越久,更别说从左羽的话语来看,已经是存活了几百流年的老怪物了,玄明境算是绰绰有余了,只是让沧星羽不明白的是,左羽为什么还一直压低这修为在战斗?难道有什么隐情?

此时的左羽心中暗暗叫苦,没想到,这夙焰的刀威力居然那么大,不但能烧毁他的‘神丝线’,还让他心有忌惮,左羽确实有玄明境的修为,可惜,空有修为一身,而没有功法发挥其威力,也只不过是一个装满水的瓶子而没有颈口倒出,更重要的是,他要留一半的修为,压制他体内的噬神天蚕,所以,在外人看来,左羽属于压制处修为在战斗。

长时间催发玄流气的夙焰,已然有些吃不消,没想到这左羽动作这般敏捷,虽然外表看似夙焰单方面的压制,谁又知道,夙焰的动作已经开始缓慢了许多,而且,这刀的重量可不是盖的的,挥舞这这般重量的刀,就算再怎么有力,也有吃不消的时候,何况这左羽还一直躲避,上蹿下跳的。

“你这混蛋,到底想不想打了。”

只听‘嘭’的一声,霸天刀重重的插在了地面之上,夙焰有些力不从心的愤怒道。

“这叫战术,懂不懂,你个傻帽。”

左羽也停了下来,有些耍无赖的说道,明显看上去没夙焰那般狼狈,但也确实浪费了不少力气了。

“夙兄,你到一旁休息,我来领教领教他。”

林峰不知何时,已经走到了夙焰的身边,压制住了想要发火的夙焰,恭敬的对着左羽说道,正如林峰所说,先前是他大意了,连武器都没动用,以为就算这左羽再厉害,四人合力,对付他绰绰有余,看来,林峰的认知还是不够的,想到这般,林峰暗暗的叹了一口气。

“你们这是打算打车轮战呢?”

左羽一听,就有些不乐意了,先前确实还有些资本,以为可以战胜沧星羽等人,现在好,一个一个来?老实说,他最忌讳的并非夙焰的霸天刀,而是沧星羽,沧星羽在这些人之中,是他唯一一个看不透的人,别看他可以把沧星羽踩在脚下,可是,通过‘神丝线’,左羽早已察觉到了沧星羽身上,有一股无形的未知力量,甚至令他萌生出恐惧感。

为什么灰指甲久治不愈
术后腹胀便秘吃什么好
淮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TAG:
友情链接
石家庄租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