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> 租房资讯

一秦桂花br秦桂花离开工厂的那天早晨搭配

2020-05-21 来源:石家庄租房网
(一)秦桂花
秦桂花离开工厂的那天早晨,小老板刚刚进入梦乡。秦桂花手里捏着辞职申请,背着两岁的小儿子向小老板的宿舍走来。她知道小老板昨晚回来的很迟,可她很想见一见他,把辞职申请亲自递到他手上。
给秦桂花开门的是小老板的女人贺玉梅。贺玉梅刚刚起床,头发披散到脸上,眼角挂着眼翳,左脸蛋有凉席压出的红色印痕。看来这女人睡觉姿势不是太好。秦桂花想。贺玉梅光脚系着拖鞋,碎步跑过来,一把拉开门。她是准备冲向洗手间的。没想到门一开,竟然看见秦桂花站在门口。这个狐狸精!如果不是想到丈夫刚刚睡着,她可能会骂出声来。秦桂花抬头仰望着她,欲言又止,她背上的娃娃从娘背后伸出头来,盯着贺玉梅睡意惺忪的眼睛,好奇地上下打量。贺玉梅随着他的目光低下头,发现她一而美国升息更是不利因素。”    Dow认为只脚系着自己的红色拖鞋,一只脚系着丈夫的棕色拖鞋实体经济承担的资金成本较高。她想挤出笑,抬头时那笑容却换成了怒容。这个不知羞耻的四川女人,一看见自己的丈夫从院子里走过,就追在后面“小范小范”叫个不停。“小范”是她叫的吗?这不,丈夫昨晚有事出去了,今天一大早她就来找。
啥事?贺玉梅的声音中带着怒气,语调却是低沉的。虽然秦桂花背上的孩子是个野种,但一点都不像自己的丈夫。她还没见过丈夫与秦桂花在一块儿单独呆过,要是让她碰上,她会撕破这张不知羞耻的老脸。一个四十三岁的女人还想勾引比她小八岁的男人,也不洒泡尿照照自己!贺玉梅的脸色急骤地变化着。直到秦桂花把辞职申请递到她手上,她才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。让秦桂花走,不是她一直希望的吗?自从老程把丈夫从顺德谢老板那里拉下水,与他合开了这个小小的加工厂,她就一天都没有睡安稳过。厂里机器的轰鸣声,来自全国各地的民工叽哩哇啦的吵嚷声,秦桂花那尖利而响亮的叫声……灌满了她的耳鼓。
鑫和五金制品厂是一个小小的私营企业,这样的小工厂遍布广东各地,缝衣的、铸造的、生产化妆品的……改革开放使南中国成了世界加工厂。鑫和这样的小厂只是经济链条上一个毫不起眼的小部件而已。如果没有经济危机,如果美迪斯、科隆、还有美国人钱袋子捂得不是那么紧,他们就有活干,就能在夹缝中活下来。别看美的、科隆这些品牌货销往世界各地,它们的零部件可是从不同的车间生产出来的。鑫和就是靠给大企业加工配件生存的,这些的小厂做的产品没有自己的品牌。由于是初级加工,技术含量低,体力活多,这些小厂招聘的当然是那些靠力气挣钱的农民工。鑫和的三个老板,小范、小秦、老程以前都是别处的民工。他们至少在这样的厂里干了十年,知道这个行业的生产流程。
使这三个男人走到一起的是秦桂花,现在,这里却没有她的立足之地。秦桂花不甘心又能怎么样?谁叫她和老程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分!
年前,鑫和一开工,小范就把他那在别处打工的婆娘贺玉梅叫来当了出纳。秦桂花的弟弟小秦也不甘示弱,让自己的女人做了个挂名会计,负责记帐,遇上复杂的财务帐目,厂里还需到外面请专业会计师。三个老板中只有老程是广东土著,家就在离工厂不到一百里的镇上,镇上有老程的家,老程的女儿正上高中,老程的女人要照顾女儿,没有来厂里上班。秦桂花跟老程相处了十年,如今又添了儿子,按理说也算一个老板娘,可就是因为没有正式名分,便处处得看另外两个女人的脸色。
厂里给三个老板都装修了宿舍,老程的女人虽说不在厂里上班,隔三差五还是会来的。所以秦桂花与儿子只能住在又潮湿又狭小的职工宿舍里。当然,这一点还是托小范照顾,其他工人住的都是集体宿舍,多则七八人,少则两三人。她一个人占了一间宿舍,老程只是偶尔来。和那些住在集体宿舍里的工人相比,秦桂花已经很满足了。虽说贺玉梅与余芳芳看在自己男人的面上,不会对老程的女人说明真相,可厂里的工人就保证不了。那些想和贺玉梅套近乎的女人私下里说起秦桂花的小儿子,都叫野种。为了儿子,秦桂花已经忍气吞声了很长时间。
在贺玉梅眼里,秦桂花是那种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,四十多岁,生了两个孩子,腰仍然那么细,腹部的肌肉紧绷绷的,穿着裙子的腰姿走起路来一摆一摆的,厂里的女人见了秦桂花都问,阿桂姐是怎么保持身材苗条的。鑫和的女工当然不只秦桂花一个,可像她那么会打扮的却不多,贺玉梅曾照着镜子将自己的身体与秦桂花比较过,她是那种腰圆体壮的北方女人,哪能比得上四川女人小巧玲珑呢。所以,她每每听着秦桂花喊自己男人不叫范老板而叫“小范”时,身上总是起着鸡皮疙瘩。
小范,毛坯不能沾上灰尘。
小范,打包装的黄对他们“生意”很有帮助。 [1][2]下一页随机采访了数十位在吧上的市民板纸不多了,你给阿林说一声,让他回来时务必买上。
小范,我给你们儿子织了一件毛衣,你看合适不?
……
在贺玉梅听来,只要丈夫在厂里,满院子就会响起秦桂花尖利的叫喊声。
虽说秦桂花的岗位比不上出纳重要,可仓库管理员也是个极重要的岗位。她和贺玉梅一个管钱,一个管物。小老板离了她们谁也不行。秦桂花知道这一点。所以,她总是忍着。可也有忍不了的时候。现在,不仅贺玉梅见了她会瞪圆眼睛,弟媳余芳芳也见不得她的面,背地里叫她不要脸的。虽然小老板待她不错,小秦是她的亲弟弟,老程是她的情人,可她没有名分,就足以让两个自以为比她高一等的女人抓住话柄。老程是个没嘴葫芦,她受气,孩子跟着受气。她实在受不了。
你跟小范说一声。我就不进去了。秦桂花对贺玉梅说。
行了。你走吧,我会说的。贺玉梅扭头走进屋里去。
秦桂花背着儿子,提着两个大包出了门。门房老余看见了,追过来问,老程没啥事吧?
没事。仔受不了这里的噪音。秦桂花回头一笑,她想尽量走得轻松一些,不要让厂里的工人们议论。
那你也该等老程回来了再走。老余强调。
不用了。我带孩子去看看医生。秦桂花径直向前走去。门在她的身后关上了。
老程到浙江催款去了,已经三天了,该回来了吧?她暂时不想给他打电话。他一回来她肯定走不成了。
南方的十月天,气温仍然很高,门口的桂树叶子绿得发亮,绿叶丛中还挂着米色的桂花,一阵阵香气随着清新的晨风钻进秦桂花的鼻孔。她扭头深深地吸了一口,孩子也学着她的样子吸了一口。桂花是母亲给她起的名字,也只有老家的亲人才这样叫她。自从她到了广东,她就只有一个名字——阿桂。老程这样叫了十年,小范也这样叫,厂里的工人都这样叫。贺玉梅倒是经常叫她的全名秦桂花。
秦桂花放下手里的包,伸手抚摸了一下这株比她高不了多少的桂树枝,又低头提包往外走。
门前的鱼塘里,波光粼粼,水面像缎子一样光滑细润。一群白鹅在水里梳理着羽毛,它们游得安祥,悠闲。在这里生活了快一年时间,秦桂花还没有这么仔细地观赏过周围的风景。鑫和五金厂三面被鱼塘包围着。小范和老程当初租这块地办厂时,就是看上了这片地周围的水,金生水,水养金,金与水相生。这开局还算顺利。前半年时间,厂里出去的货没有退过。秦桂花做仓管很细心,厂里用一枚钉子她都得登记。小范对她的工作很满意。如果老程能大胆地帮她照顾一下孩子,如果贺玉梅和弟媳对她的态度不是那么恶劣,她也许会一直呆下去的。她跟老程都十年了,跟小范打交道也有七八年了,三老板小秦是她的弟弟。按理说这里对她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。如今,她却没有立身之地。孩子对那震耳欲聋的噪音不断提出抗议:哭喊,生病。她再也呆不下去了。
今天早晨,机床刺耳的尖叫声惊醒了孩子,孩子哇哇的哭声惊醒了秦桂花。她睁开眼睛时,太阳已经从窗棱里照进来,照在孩子红朴朴的脸蛋上,他挥舞着胖嘟嘟的小手,向吵醒他的声音发出抗议。这里呆下去了。受贺玉梅和余芳芳的气是小事,小仔的成长才是大事。这么一想,秦桂花就铁了心,一定要辞职,立即走。
现在,真的站在门外了,她却有些犹豫,有些迟疑。她甚至希望老程能从对面走来,或者小范醒来时发现她辞职了,立即出来叫住她……
十年前,秦桂花从四川老家出来的时候,也曾这么犹豫过片刻。那是秋天的一个早晨,雾很大,十多米外就看不清东西,草上的露水在晨雾中泛着一层银白的光。婆婆与小青还在梦乡,她就悄悄地背着一个大蛇皮袋子出发了。她在崎岖的山路上小跑着往前赶,她怕小青醒来叫妈妈,那一年,小青才五岁半。小青他爸早在三年前的那个春天去广东打工了,前两年隔两三个月会给家里寄钱,写信。这一年却没给过家里一分钱,信也没发过一份。前一天,她跟婆婆说要去广东找小青他爸,婆婆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,算是默许。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,她就带着准备好的衣物出门了。她没想到,那一去,她却再也没有踏上回家的路。她带的盘缠走到广州就花光了,在那个炎热的傍晚,她背靠蛇皮袋子蹲在火车站外的一个角落里,那里有一个绿色的垃圾箱,垃圾箱前面有一棵枝叶茂密的榕树。广州太大了,秦桂花那时连方向都辨不清。在这里她既不会说普通话,也不会说广东话。她只能静静地蹲下来等待招工的人主动向她搭话。很快,灯火就代替了夕阳,把城市映照得流光溢彩。秦桂花望着灯火中影影绰绰的车影与人影,一幅茫然失措的样子。就在她对找到丈夫与工作几乎绝望的时候,她的耳边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,他用不很标准的普通话问她,是不是找工作。他是一个工厂的仓库管理员,那里的老板是他的哥哥,他可以带她去见哥哥。她抬头看见一个和她差不多一样高的中年男人黝黑的脸庞,那个男人就是老程——尽管当时人们都管他叫阿荣。第二天,秦桂花就成了那个五金制品厂的一名包装女工。她准备先挣些钱再找丈夫。厂里四川籍的老乡有二三十个,彼此熟悉了之后,大家都托在别处打工的老乡,帮秦桂花打听丈夫的下落。她曾想丈夫是不是被机器砸伤了身体,或者发生了车祸,就是没想到那个比她小两岁的男人一出门就急着找别的女人去了。一位老乡捎来口信说,她的丈夫已经与另一个广西女人同居了很长时间。秦桂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她和丈夫虽然是被人介绍结婚的,但刚结婚那阵关系还是不错的。她给丈夫捎了一封信,说是自己已经到了广东,她希望丈夫能够从广西女子的身边回来。那年年底,丈夫真的来看她的。与他同来的还有那个广西女子,她抱着她与丈夫生的女儿来求秦桂花离婚……
时间过得真快啊,小青与奶奶相依为命,也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。去年,小青找到她这里,说是奶奶去世了,爸爸很少回家。她想留小青在厂里打工,小范说,小青的身子骨太单薄,这里的活又脏又累,小青怕吃不消。小范帮小青在附近的鞋厂找了份工作。
秦桂花清楚地记得她第一次见到小范时的情景,八年前一个下着大雨的天气里,淋得像落汤鸡一样的小范敲开了老程哥哥开的那个五金厂的大门。大门正对着包装车间,秦桂花当时就坐在地上打包装。小范对门卫说他找老板,老程的哥哥程明立即从房里出来,接待小范。秦桂花之所以清楚地记得这一切,是因为那样的小厂从没招到过像小范这样的年轻人,小范肤色白净,一看就不像农民。小范身材颀长,是她见过的最高大的男人了。小范说相比之下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,声音有点像中央新闻联播上的那个男主持人。
如果老程的哥哥不得暴病突然死亡,老程就不会那么快成了程老板,也就不会一次又一次被聂双明送上法庭。商场如战场。秦桂花算是领略了。十年前,聂双明只是厂里雇佣的生产主管。程明活着的时候,他像一只听话的黄狗。程明死时,只有聂双明在身边,当时,他陪着老板出去谈生意。程明喝多了,人事不省时,聂双明才送他上医院。程荣赶到哥哥身边时,他已经不能说话了。安葬了哥哥,聂双明突然拿出有程明签名的协议,把厂里百分之十的股权让给聂双明。程荣成了名义上的老板,可厂里的一切主动权都握在聂双明的手里,以前的客户也知道聂双明是生产主管,只认他的帐。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不到一年,聂双明又买走了百分之五十的股权。这样,那个小小的五金厂就改姓聂了。小范也离开那里到别处去打工。
即使是在程荣被聂双明两次送上法庭的时候,甚至在他穷得连给孩子买奶粉的钱都没有的时候,秦桂花也没有离开过他。现在,程荣终于又成了老板,哪怕不是法人,老板总比打工强,何况鑫和开局不错,订单多得做不完,照这样下去,再过两年,老程就有钱给她和孩子买一幢房子了。日子似乎刚刚有了盼头,她却选择了离开。
两辆摩托风驰电掣般飞驶过她的身旁,孩子受了惊吓,哇哇地哭起来。秦桂花侧身站住,放下手里的包,把背孩子的背袋从背上拉到胸前,双臂抱紧孩子的头。十多年前,她也曾用竹篓背着大儿子小青干活,可能是那时年轻的缘故,背个孩子她从没感觉到累,可今天背着小仔走了不到二里路,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。汗水从她的脸上流下来,流到儿子也泛着汗水的小脸上,他瞪大眼睛望着母亲那张瘦削的小脸,止了哭。
秦桂花决定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休息一下,等等过路车辆带她们到附近的镇上找房子。

共 1490 字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是一篇非常贴近生活的小说。小说中的一个个人物,随着故事情节的展开,在读者的头脑里都变成活生生的,他们的音容笑貌,举手投足都是那么的真切,可见作者刻划人物的功力。特别是小说中的小老板,他身上的人性美让人难忘。然而,在金融危机下,他也是那般的无奈无助无法。【编辑:月儿常圆】
1 楼 文友: 2009-04-2 17:26:22 小说对金融危机下小厂的生存状态刻划很真切,让我们对这些人物有一种直观的了解。 痴情于文学,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
2 楼 文友: 2009-04-24 11:07:58 一个奋斗中的小老板的形象展现在读者面前:他甘于吃苦耐劳,有责任心,有爱心,虽然是三个人合伙办的厂,但他未分彼此,也不计较个人恩怨,只是实心实意地为厂工作着。祝愿并相信他一定会越来越好!
 楼 文友: 2011-08-15 17:40:42 作者真实地写出了那些在外面打工创业者的艰辛和生活的酸甜苦辣。这是这些人们。创造着生活,给社会做着贡献,解决就业工人,交税,可是他们舍家撇业在外面打拼,到头来并不是都风风观光锦衣还乡啊,他们吃得苦,造的罪,谁人能知?谁人怜悯?作者总是以她的博大的悲悯之心关住着这些弱势群体,体现了一个作者的社会责任和道德良心。这篇文章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和社会意义。问好,石凌! 发表文章近百篇口感符合儿童需求止咳药怎么选
长春治疗牛皮癣方法
湖南治疗癫痫病费用
攀枝花治疗白癜风医院
更年期失眠多梦怎么办
尿液浑浊发红是什么原因
TAG:
友情链接
石家庄租房网